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oujiquan08的博客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日志

 
 
关于我

我生在旧社会,长在红旗下,与共和国一同经历了风雨坎坷。上13年学,教30年书。17岁支边去了甘肃建设兵团,转战河西走廊,经历13年的蹉跎岁月。30岁时,赶上了改革开放才上了大学。我的切身体会是:个人的命运和国家的命运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而国家的命运又是和个人的命运紧密联系在一起的。

网易考拉推荐

悼念母亲  

2016-01-04 08:47:02|  分类: 家庭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拍摄于2015年12月6日

                          拍摄于2015年11月13日
   母亲王碧怀,1924年农历7月23日生于四川郫县德源乡,贫农家庭出身。家中兄弟姊妹五人,其上有两个哥哥,下有两个弟弟,她是唯一的女孩。十几岁时到成都纱厂当学徒,后到成都女子布厂当工人。抗战期间,曾经和工厂的女工报名参加远征军。1946年22岁时,经人介绍嫁给父亲游源修,婚后没有再工作。其时父亲已有一子一女,在齐鲁大学有相对稳定的工作。1947年齐鲁大学自四川迁回济南,其随父亲一同来到济南,在济南生有一女二子。三个孩子均长的比父母亲高大。母亲曾说,她和父亲都是标准的四川人,都是小个子,但孩子都是典型高大的山东人。孩子的健康成长是他们精心养育的结果,这是他们很引以为自豪的事。

1952年,院系调整时齐鲁大学撤销。父亲调到山东师范学院,住商埠的四大马路纬八路(原35中对面)。后来,山师在文化东路建新校舍,学校从商埠迁出。1957年,全家搬家至山师东院东八排的三排60号,直到1968年搬至一宿舍二楼202。2000年一宿舍拆迁,搬至三宿舍至今。1985年,父亲因车祸去世。在与父亲生活的40年里,先是过了济南比较优裕的生活,后来生活随家庭人口的增加而每况愈下。

母亲是非常能干,而且不怕苦不怕累。在东院生活期间,她和父亲把门前和宿舍的空地开垦出来,种上蔬菜及玉米、地瓜,这些地在1960年的时候,为缓解饥饿起了很大的作用。母亲在院里里养鸡养兔,改善家里的伙食。此外,还为山师的师生洗衣服,以补贴家用。她曾经提到,有一天她收了八床被子,这被子是要当天拆洗、当天做好送去的,因为那时很少人有多余的被子。这八床被子她挣了4块钱,这在当时已经是大钱了。

1958年,母亲响应号召出去参加工作,主要是在山师食堂工作,此时两个儿子,都送到幼儿园整托。时间不长,经济调整,母亲下岗又回到家里。1959年时,她和父亲已经离开四川十几年了,便商量想回趟老家看看。那时,姥姥和四个舅舅都健在,但四川的困难已经显现出来。父亲因为工作关系,脱不开身,母亲只好自己带着两个儿子回四川。这两个儿子都很小,一个四岁,一个六岁。回到老家后,家人团聚自然是很高兴,但现实的生活是,老家的人已经吃不饱了。母亲回去时带了粮票,姥姥和舅舅也可以帮衬一些,但终究不是长法。母亲怕时间长了,恐怕连回去的路费也没有了。所以,在四川待了一、两个月就带着孩子回来了。一个人,带这么小的孩子出门,其艰难是可想而知的。

文化大革命时期,父亲因历史问题关进牛棚,之后又被从严处理:开除公职遣返原籍。虽然全家没有走成,但工资停发,只给两个未成年的弟弟每人每月15元生活费,母亲不满60岁,尚有劳动能力,所以没有她的生活费。为了生活,她从1968年开始到劳动服务大队干壮工,那年她44岁。劳动服务大队干的都是重体力活,挖地槽、挖管道,拉地排车,母亲有四川女人的传统,肯下力气、能吃苦,尽管她才一米五几的小个,却拿壮工的最高工资每天1.48元。在一次挖地槽的时候,由于地下水不断往上涌,其他人看着危险都不愿意下去干活,而母亲二话不说就自己下去了,她站着干活的木板不断往下沉,当时的情况的确很危险,技术员也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便赶紧喊她上来再另想办法。这件事其实也是后怕,在她记忆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所以她多次提起,以至于她一开头,我就可以接着替她讲。文革后期,劳动服务大队解散,她被安排到司里街办事处街道纸盒厂工作。在纸盒厂,她干的是划线的技术工。干了没几年,因为要看孙女就退休了。1981年退休时,她拿18元的退休金,现在养老金已经长到3000多元了。 共才干了13年的活,却为自己挣得了一份生活保障,她自己养活自己这是她这辈子最值得骄傲的事。在去年,她90岁生日过后,又增加了100元的高龄补贴,这份钱是济南市历下区政府给的。母亲运气好,她赶上了好时候,但更重要的这也是她自己坚持干出来的。晚年生活衣食无忧,她很知足。

也许是常年劳动的结果,母亲的身体素质很好,在我们的记忆里她很少生病住院。据她自己讲,抗美援朝战争的时候,她因病住过一次院。先是在齐鲁大学附属医院(又称省立二院),因为医院收治了很多抗美援朝战争下来的伤兵,她被转到了省立医院。那次很危险,但她挺过来了。1960年的时候,在二院住院生第四个孩子,那次是难产,在选择保孩子还是保大人时,自然是选择了大人。那次生的是女孩,如果那个孩子活着,也是属鼠的。她生的第一个孩子是属鼠,最后一个也是属鼠,这与她是个缘分,因为她便是属鼠的。不管有没有这个孩子,她都是有儿有女,儿女双全的全和人。

第三次住院是2007年,当时重感很危险是全芯叫120送的中心医院的。那次住了8天。白天全芯照顾,晚上是我,实在坚持不了,后来赵华来顶了两天。

第四次是2013年,因为脑梗在中心医院住了九天院,这期间全是秀兰、全芯照顾。在住院期间,已经查出她患有阿尔兹海默症。这时,我们才知道她许多行为反常的原因。

2015年这一年,对母亲来说是个坎。2015年,5月7日晚,因其腹痛难忍是全芯两口送去齐鲁医院,诊断结果是小肠堵塞,在做灌肠之后就回家了。这次堵塞折腾了近一个半月,耗尽了她的老本挺过来了。

最后这次,她已经是油干灯尽了,没有撑过去。于2015年的最后一天下午4点33分在家中去世,享年91岁。

母亲一生经历了北洋军阀统治时期、国民党统治时期、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在战争年代就生活了25年。过了几年太平日子,其后便是三年困难时期,其实不止三年,从1959年到1965年都很困难。接下来是文革十年浩劫,生活真正好起来是1990年以后。但又经历了丧夫、丧子之痛。母亲是坚强的,这些年伴随她的有她的信仰,她信仰上帝、基督耶稣这是她的精神支柱。坚持到教堂作礼拜,一直到80多岁。母亲人极其聪明好学,小时候没有上过一天学,但她听来的《论语》、《大学》等只言片语,在她90岁的时候依然能够记得。母亲是解放后上了几天扫盲班。但通过自己不断地学习,不仅可以看书报,《圣经》上有些生僻的繁体字她都能认识,为了读《圣经》,她学会了查字典。在学习《圣经》时,她还写心得笔记。在我看来,母亲的字写的非常好,很秀气。生活上,一直和小儿子一起过,由他们悉心照顾20多年。去世之前,她很少给子女添麻烦。有不断增长的退休金,生活基本自理。

母亲的自强自立,吃苦耐劳的精神是我们晚生后辈永远要学习的。母亲对我们的养育之恩是要永远铭记的。母亲赶上了好时候,比父亲整整多过了30年的好日子,她是有福气的。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