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oujiquan08的博客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日志

 
 
关于我

我生在旧社会,长在红旗下,与共和国一同经历了风雨坎坷。上13年学,教30年书。17岁支边去了甘肃建设兵团,转战河西走廊,经历13年的蹉跎岁月。30岁时,赶上了改革开放才上了大学。我的切身体会是:个人的命运和国家的命运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而国家的命运又是和个人的命运紧密联系在一起的。

网易考拉推荐

昌马归建纪实(三十九)  

2014-05-26 21:34:49|  分类: 蹉跎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战友揭发,祸起萧墙

 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支青不是铁板一块,很容易被分化瓦解的。内部的情况,只有内部的人才清楚,而军管会初到时,他们是两眼一抹黑,根本不了解情况。在昌马政治事件中,是来自连队内部相互揭发,搞得人人自危,使军管会通过分化瓦解,很快就控制了局面。

如果没有战友间的揭发,就没有后来的结果。就当时的情况下,不可能没有揭发,揭发是必然的结果。因为人们都有趋利避害的本能,尤其是在革命名义下的揭发批判,更具有了正义性和合理性。

1、随大流与积极主动

在高压手段下的揭发在这种情况下,有主动积极表现的和被动随大流的两种。

无论何时大部分人是随大流的。当年在批判会上每个人都喊过口号:“打倒×××!”因为没有人敢不喊。但同样是喊,有声音大的积极表现的,也有声音小的消极应付的。有些人在“革命的感召”下,程度不同地干过坏事。因为“法不责众”,把自己置身于大多数人中,就会是安全的。在昌马事件初期,没有人愿意“归建”,不愿意“归建”是每个人的共同愿望,所以,几乎是全员参与。上至营长、教导员、连队的连长、指导员,以至普通战士都是一个心愿:争取分配到地方的权利,拒绝“归建”。昌马事件的中后期,跟着人云亦云地批判“反革命”、“坏分子”,也都是大多数。在这些人中,幼稚、无知,胆小怕事的人居多。

与随大流的人截然不同的是积极主动地揭发他人。主动揭发不仅是为了安全让自己成为大多数中的一员,留在那个并不存在的95%中,而且是千方百计地把别人划到5%之中。这种人既是受害者,也是害人者。因为所有的昌马人员都是受害者,他们也不例外。但在众多被判刑的人的罪行中,大多数是来自他们的揭发批判。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来自身边人的揭发最具杀伤力。他们混淆是非、颠倒黑白、无中生有,沦为大棒或成为打手,助纣为虐成为迫害知青中推波助澜的人。

同一个班或一个宿舍的人,朝夕相处、无话不谈,平日里的许多玩笑话也成了罪状被揭发出来,通过上纲上线就成了罪证。如知青们经常饿着肚子干活时说的“这成天挨饿的日子叫人怎么活?”“咱现在是‘玻璃盒里的苍蝇,有光明没前途’”之类的话,被揭发出来批判,定性为“对现实不满,恶毒攻击社会主义制度。”

十七连有一个班的宿舍很大,常有人去那里玩。因为“这里就像威虎厅”的一句玩笑话,被告发了,也成了深挖对象。按照小说《林海雪原》中的人物,因此土匪头子座山雕、“八大金刚”、“许大马棒”、“蝴蝶迷”必须—一对号,挖出来。

分析这种人的出现原因,有环境的压力,也有自身的原因。高压政策充分利用了人类的趋利避害的天性,尤其是对一些年幼无知的人,是很有效的。在高压政策下,使他们禁不住威逼利诱,为保自身而胡说八道的。但在做人做事方面,至少表现的没有原则、没有底线。什么是该说的、该做的,什么是不该说、不该做的他们缺乏基本的判断。对这些人不能过多的指责,因为除了自身的因素之外,社会风气的引导也是不可忽视的方面。社会不讲良心、不讲情义,六亲不认就是革命的表现。

背靠背地揭发战友的行为,受到鼓励和表彰,被认为是站在所谓“无产阶级立场”上,对阶级敌人进行的斗争。这种做法,其实就是文革惯用的手法:利用一些人,打击另一些人,发动群众斗群众。这是在以革命的名义之下,干的害人、害己之事。通过面对面的斗争,揭发,搞的人人自危。

在二营5个连队中,十五连的揭发最多、最为离奇,因而是判刑人数最多、刑期最重的连队。判15年以上的4人全部都在十五连,其中20年的2人,19年和18年的各一人。这与当局者的决策有直接的关系,但在一定程度上与同伴揭发、手足相残有关。“一颗老鼠屎坏一锅汤”,相比其他连队,15连有这样的害群之马。他所在的班有5人被判刑,都与他的揭发有关,而且还揭发了11连曾经与他比较要好的人,导致其被判刑。1连是以复员军人为主的连队,被判刑的5个人中,主要是复员军人,只有一人是淄博支青。被判刑的6人,刑期总和为95年,人均15.83年。而其余8人刑期总和是48年,人均6年。

通过揭发批判,使人与人之间缺乏了基本的信任,同时也离间了战友之间的情谊,使曾经患难与共的相互帮助的温情化为乌有。很多年以后,虽然被揭发者很大度原谅了他们的年幼无知,但这不能成为原谅自己的借口,应该表现出忏悔之意。

2、兵团地方互相攀比

自工程团二营调到昌马的消息传开后,在兵团内部引起不小的震动。不安于现状,人心浮动,许多人思想上出现波动也是正常的。

在十一连调昌马路过玉门镇工程团团部的时候,连口水都不给喝。这一小事可以看出当时人们的态度,不论是出于羡慕、还是出于嫉妒,做出这样的举动,让十一连的人觉得有点寒心。他们把内心的不平衡和不满迁怒与这些调走的人,这样的心情也是可以理解的。

调到昌马后,在“404”输水工程上,不同的待遇的兵团的人也是一个刺激。在同一条输水管道上,参加会战的昌马工程局的人和兵团的人干同样的活,不仅工资不同,而且福利待遇方面也不同。由于风沙大,昌马工程局的人发了口罩和风镜。发这点东西在今天看来实在不算什么,但对从来没有什么福利的工程团的人来说,已经是很不容易的事了。在一条水渠上干活兵团的人也要求发口罩、风镜,但什么都没有发,对此他们感到有些不平衡。

 工程团修水库的1000多人,脱离了建设兵团归属甘肃省水利局之后,与原建设兵团的条件就很不一样了。工资、福利待遇的提高,生活条件的改善,其他的福利心理很不平衡,他们也要求提高工资、福利待遇,因为大家都是干一样的活,都是一样的支青。

 通过比较的方法来达到提高福利待遇的目的,对兵团内部知青战友们的攀比想法和做法是可以理解的。他们的要求是合理的、正当的,并没有什么过错。但在当时的情况下,兵团的领导无法满足他们的要求,使上面感到了压力和麻烦。因为提工资不是个局部的问题,而是涉及国家的政策,不是兵团领导能够解决的问题。在不能提高整个建设兵团的工资、福利待遇的情况下,当一小部分人对整体产生了负面影响的时候,当然要顾全大局,不能因为这1000多人影响到整个兵团,因此就只能牺牲这一小部分人的利益。让工程团的人回到兵团,使大家回到一个水平线上。

所以为了稳定军心,使昌马工程团的“归建”成为上面的必然的选择。

  评论这张
 
阅读(150)|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