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oujiquan08的博客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日志

 
 
关于我

我生在旧社会,长在红旗下,与共和国一同经历了风雨坎坷。上13年学,教30年书。17岁支边去了甘肃建设兵团,转战河西走廊,经历13年的蹉跎岁月。30岁时,赶上了改革开放才上了大学。我的切身体会是:个人的命运和国家的命运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而国家的命运又是和个人的命运紧密联系在一起的。

网易考拉推荐

昌马归建纪实(三十六)  

2014-05-10 17:32:13|  分类: 蹉跎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如果没有召开座谈会和座谈会纪要

座谈会的召开,既有顺理成章合理性的一面,也有偶然性。

召开座谈会,是因为在球场上许多人的意见没有表达出来。在球场那个场合下,也不是能够充分表达意见的场所。从说话的姿态上看,人们都在球场上站着,心浮气躁说话就容易不冷静。而人多嘴杂,乱哄哄,谁说什么也听不清楚。坐下来谈就不一样了,坐着说话就能够心平气和把问题说明白、说透彻。

中国古代就有“防民之口,甚於防川。川壅而溃,伤人必多,民亦如之”。以堵的办法,不让老百姓说话,其结果是适得其反。为了听取大家的意见,给大家一个机会畅所欲言,所以开个座谈会就是顺理成章的事了。座谈会所体现出的是民主作风,是让人说话平等沟通交流的地方。

另外,让别人说话,天是塌不下来的。即便什么问题都没有解决,也能够给不良情绪找一个出口,有利于矛盾的化解。

从座谈会上的发言中可以看出,大家还是从国家利益出发来表达自己对水库下马和归建问题的理解和看法的。如对兴修水利的重要性、对“备战备荒为人民”的理解等,所有发言人讲话的内容、措辞及态度上没有什么不合适的地方。座谈会上,没有过激的言辞,也没有过激的态度,发言踊跃,气氛热烈。不论是哪位代表发言,其中心思想是明确的,都从不同角度表达了愿意继续修水库不愿意回兵团的基本想法。而这些想法、言论,无论怎样上纲上线,都不能说是反动的、反革命的。

召开座谈会从本意上来说是好的,效果也不错,大家至少说出了自己想说的话。但从实际作用上看,事与愿违,情况严重变味了。后果对于双方来说,都是始料未及的。

因为事发突然,很多事情都没有很好地考虑清楚,也有很大的随意性。

上午10点多开会,军代表宣布昌马水库下马,人员归建。军代表被围一个多小时后,然后又与局长商量了半个多小时,做出召开座谈会的决定。

等告诉人们开座谈会的时候应该近12点了。中午时间很短,各连要吃午饭和选派参加座谈会的代表。

下午一点的会,不到一点代表们就去了会场。

开会时的发言顺序,没有事先的安排。从赵国政和张维廉的发言上,可以看出基本上是按连队的排列顺序,从一连开始的。发言的内容也是想到哪说到哪。

下午开完会,晚上连夜整理《座谈会纪要》,第二天一早交给军代表带回兰州。

所有是事情都是一天之内发生的。对于原先就分散在各地的连队,即便到了昌马也少有联系,所以五个连队根本没有组织、预谋的时间和条件。再说,参加座谈会就是说话,不用预谋,谁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从当时的情况看,参加座谈会的双方都是仓促应对,根本没有时间预先设定听取意见以外的其他目的。其实,当时的人们就一个心眼、一个目的,这就是除了表达不归建的想法的之外,再没有第二个目的。

为了便于向上级汇报,根据局长和军代表的要求整理座谈会的记录。这是一般的做法,不能认为还有什么其他的目的。如果一定说有其他目的的话,应该是军代表有为自己开脱之嫌。因为他奉命来昌马宣布下马归建的决定,大家不服从他不好向上面交代,有了《座谈会纪要》,所有的问题就与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了。这时,工程局的局长和军代表还不至于险恶到要抓把柄、要证据的地步,一切还都是善意的目的。不能因为有后来发生的事,就用引蛇出洞的“阳谋”来理解局长和军代表召开座谈会的目的,这是有悖事实的。

《座谈会纪要》也没有偏离会议的主题,整理概括的内容基本上是大家发言的内容。一切都可以堂堂正正地公诸于众,是可以经得起检验的。大家在发言中,引用的毛主席语录所阐明的道理,都是很正面的。唯一能够指责的是,在从国家利益出发,冠冕堂皇、旁征博引的大道理之下,也隐藏着一点大家不愿意归建的私心。有私心也是可以理解的:人往高处走嘛。

由此可见,在兰州军区对昌马实施军管后,把《座谈会纪要》 定性为“昌马政治事件的反革命纲领”,昌马事件是有组织、有预谋、有行动的现行反革命活动。”不仅 “有组织、有预谋”是说不通的,与“反革命”的事也是一点不沾边的。因为座谈会和《座谈会纪要》既不反党、也不反社会主义,更不反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仅仅因为不归建,就把“反革命”这么大、这么重的一顶帽子,戴在这些青年人的头上,实在是太过分了。顶着“反革命”的罪名,不仅仅是牢狱之灾,许多人的人生因此而改变。

“要知今日,何必当初。”如果军代表宣布完昌马水库下马归建之后,没有开什么座谈会,就没有《座谈会纪要》的出台。也就没有《座谈会纪要》,就没有反革命纲领这回事,事情或许没有那么糟。其实,没有这些,还会有其他,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后来的情况是参加座谈会的各连代表几乎无人幸免,不是被判刑就是受到行政处分。这实在是令人难以接受,但现实就是这么严重、这么残酷。

  评论这张
 
阅读(110)|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