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oujiquan08的博客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日志

 
 
关于我

我生在旧社会,长在红旗下,与共和国一同经历了风雨坎坷。上13年学,教30年书。17岁支边去了甘肃建设兵团,转战河西走廊,经历13年的蹉跎岁月。30岁时,赶上了改革开放才上了大学。我的切身体会是:个人的命运和国家的命运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而国家的命运又是和个人的命运紧密联系在一起的。

网易考拉推荐

昌马归建纪实(二十一)  

2014-04-26 07:28:55|  分类: 蹉跎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兰州学习班,动员归建

1970年春节过后,营里来了通知,军区让昌马工程二营派代表到兰州商讨“归建”问题。其实“归建”的事根本没有商量的余地,到兰州是动员大家归建,只不过当时大家并不知道到兰州的真正目的,还抱有幻想、把希望寄托在代表人士身上而已。

1、商讨归建

五个连队共推举了三、四十名代表去兰州。这些人中,有营长、教导员和各连队的连长、指导员,还有一些战士代表。战士代表中,有的是有能力、有威望,大家信得过,能够代表大家意愿的人,还有在反对“归建”中比较活跃、表现突出、有影响力的人,各连人数不一。主要的代表有党开同、赵国政、十一连的是宁开金,强栓龙,胡树班,刘加华,丁晓祥,十四连肖英、周志中、公茂春、不管是连里的干部还是普通战士,代表们心愿是一致、信心满满,认为到了兰州问题就能够圆满解决了。

代表中十四连的革委会副主任公茂春的来信就是例证。刚到兰州后他就给连队的好友陈立国写了一封信,说他们已经平安到达,让大家相信:通过商讨,上级会合理解决大家的工作分配问题的。

学习班的负责人是兰州军区副主任。签到后,只召开了一次全体大会。之后每天的安排是自学,代表们在各自的房间学习毛主席关于阶级斗争的论述,只字不提“归建”的事。在严格的掌控下,代表们的行动失去自由,连说话的自由都没有了。代表们也被蒙在鼓里,并不知道等待他们的是会是什么。

代表们到兰州后的接待、安排还是很好的。他们都安排住在甘肃省供销社的宾馆里,睡的是单铺。

之所以强调单铺,是因为一直以来工程团的人不论是住地窝子还是帐篷,都是睡大通铺。在甘肃农村,专门为跑长途的赶马车人准备的大车店,基本上都是通铺。对于长期生活在农村、穷乡僻壤地方的兵团人来说,所见所闻的是底层的生活状态,对城市的宾馆是没有什么概念的。虽然供销社的宾馆不是档次很高的那种,但很多人是第一次到大城市住上了宾馆,而且是两人一间的单间,单铺,与之前睡的大通铺而言不知好了多少倍,觉得还是很享受的。

宾馆伙食也很好,还安排了两次在兰州市区的游览活动。在兰州看了被誉为“天下黄河第一桥”黄河铁桥,游览了白塔公园。军区领导在当时最高档的饭店——兰州饭店请代表们吃了一顿饭,这被代表们认为是很高规格的接待了。

代表们在享受好吃好喝、好招待的同时,内心还是忐忑不安的。但是渐渐已经感觉到,这里绝不是商讨如果分配问题的地方。

2、动员归建

原来兰州办的学习班,不是什么商讨“归建” ,因为“归建”是命令,没得商讨的余地。兰州的学习班是动员归建的学习班。目的是先做通这些头头脑脑的工作,其他人就好办了。

没有安排代表们开大会,并不等于没有做工作,只是让大家自学。通过对代表进行个别谈话,一对一地做工作,有针对性的工作,才会卓有成效。

个别谈话中,级别最高的是兰州军区政委冼恒汉与二营营长和教导员的谈话了。在这次谈话中,兰州冼桓汉政委拍着桌子训了营长和教导员,不服从命令就要开除他俩的党籍。

找公茂春谈话的是军区的副主任,。一个军人把他叫到会议室,已经有一个干部等在那里了。谈话前对他的情况已经有所了解,所以谈话很有针对性。

“你叫公茂春?”

“你父亲是军人,是抗日时期的兵?”

“不是,是解放战争时期的,我父亲参加过孟良崮战役。”

“是老干部出身,你是兰州军区批准特殊纳新的党员,应该起带头作用,不要和上级的步调不一致。”

“最好是不回兵团,大家都不愿意回。这个工作很难做。”

“难做?怎么难做?一切行动听指挥,国家让上哪里去,就就要上哪里去。叫回哪里就回哪里,必须要回。”

“你也知道兵团的现状,……。”

副主任拦住他的话头,语气带着强硬“你还是优秀代表,不要辜负党的期望。你坚持这样的态度,马上就要倒霉。”

公茂春最后表达了服从的意思,这样双方的意思都表达清楚了,达到了谈话的目的,谈话就结束了。

类似的谈话还有不少,但目的和结果都是一样的,没有人再坚持了不“归建”了。

在学习班上,营革委会副主任赵国政的态度发生了转变:由原来的不同意到表示服从上级的决定安排。在关键时刻,他作为一名入党不久的新党员,还是很有党性原则的。他不但自己转变了态度而且还帮助工作组做其他的人的工作并帮助做其他人的工作。

在兰州,每个人都表了态,同意归建。很多人很乐观地认为,办学习班的目的不就是让大家归建吗,只要同意“归建”,这的事就过去了。

为了做好战士的思想工作,学习班还没有结束就提前把营长和教导员派回昌马。通过他们传递出信息:昌马的事不能在僵下去了,赶紧听话叫上哪就上哪、服从分配吧!

代表们在现役军人的“陪同”下从兰州坐火车回到昌马的,并非押送。现役军人都穿的是四个口袋的军装,可以看出他们的干部身份,没有持枪的战士跟随。到昌马后,情况完全不像代表们想象的那样简单,而是形势急转直下。到昌马后,代表们就工作组被隔离审查交代问题了。这使很多人想不通,明明他已经转变了,怎么还抓住不放呢!

 

  评论这张
 
阅读(161)|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