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oujiquan08的博客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日志

 
 
关于我

我生在旧社会,长在红旗下,与共和国一同经历了风雨坎坷。上13年学,教30年书。17岁支边去了甘肃建设兵团,转战河西走廊,经历13年的蹉跎岁月。30岁时,赶上了改革开放才上了大学。我的切身体会是:个人的命运和国家的命运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而国家的命运又是和个人的命运紧密联系在一起的。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昌马归建纪实(六)  

2014-03-20 07:59:49|  分类: 蹉跎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其他各连的搬迁

离昌马比较近的连队中,搬迁工作用卡车就可以完成。而远在张掖的十一连和十五连用卡车是不现实的,需要通过铁路运输大部队。兵团虽然不是正规军,但调动搬迁如军队一般,通过铁路运送部队都是坐闷罐车。闷罐车就是留有很小透气孔的封闭铁皮货车,没有座椅、没有厕所,没有窗户,车门一关里面黑黑的什么也看不见。

由于工程团的流动性比较大,搬家早就是家常便饭不算什么事。那时的人们都比较穷没有什么家当,除了每个人自己的铺盖卷和简单的生活用品脸盆、缸子之外,没有什么箱子、柜子之类的东西,床板是搬家中的大件的东西了。铁锹是属于自己保管的生产工具,自然也带了。另外,炊事班的锅碗瓢盆也是比较麻烦的。十五连从连队驻地新沟到张掖火车站有4、50里远,需要用卡车先把东西装车送到火车站,然后卸车再装到火车上,这装车卸车虽然比较折腾,但组织的还是有条不紊的。

傍晚上了火车,很快就安排停当。大家带着自己的行李坐在车厢地板上,彼此之间很少说话。当火车开时,离开了生活了4年多的张掖,心里多少还是有些留恋。听着火车“哐当”、“哐当”的声音,憧憬着到达地方时的情景,充满在希望。

60年代初,贺敬之写一首诗歌《西去列车的窗口》:“在九曲黄河的上游,在西去列车的窗口,……”,这首为去新疆支边的青年写的诗,因为他写出了当年许多支边青年的心声,曾经在知青中很流行。这里虽然没有窗口,没有新战士,但大家摩拳擦掌想大干一番的心情是一样的。怀着对未来美好的憧憬,大家暗下决心,调到地方上,一定要好好干。

由于闷罐车条件差,吃喝还好将就,而拉撒都比较困难了。每当列车停车会车的时候,便是大家方便的时候。没有厕所,只能就地解决。晚上周围漆黑,有夜幕的掩护比较好办,白天就分男左女右。没有站台,车厢比较高,路基又比较低,上下是很困难的。其实上下困难并不是主要的,最重要的是不知道火车停多久、何时开,如果没有及时上车,被落下就麻烦了。这种事情幸好没有发生。

大部队的搬迁顺利进行。坐一夜闷灌车,上午到了嘉峪关。列车在嘉峪关停留的时间长,有的人还抓紧时间去嘉峪关城楼去玩了玩。之后列车继续前行,最后在兰新线上的小站:玉门镇站,停了下来,这里曾经是铁人王进喜工作过的玉门石油所在地。十一连搬迁前在张掖的古城,情况基本上和十五连一样,坐闷罐车到玉门镇。从这里下车后再换乘工程局的大卡车,在穿过峡谷,进入祁连山里的昌马河。

10月份,当十一连和十五连从张掖到达昌马后,被调往昌马水利工程局的工程团连队全体指战员全部到齐。此后其他的连队也陆续从酒泉、张掖迁来。至于各连队扫尾工程完成的质量如何,已经不是主要问题了。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