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oujiquan08的博客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日志

 
 
关于我

我生在旧社会,长在红旗下,与共和国一同经历了风雨坎坷。上13年学,教30年书。17岁支边去了甘肃建设兵团,转战河西走廊,经历13年的蹉跎岁月。30岁时,赶上了改革开放才上了大学。我的切身体会是:个人的命运和国家的命运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而国家的命运又是和个人的命运紧密联系在一起的。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重返黄羊河农场之十:会战连往事  

2013-08-07 13:46:16|  分类: 蹉跎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73年,我被调到了会战连。为开垦三连与二营之间的戈壁滩,团里组织了会战,从各队抽调了一些人组成了会战连。会战连的任务是打机井和修水渠,我们班的任务备修防渗水渠用的沙石料。那时,我们住的是帐篷,生活是比较艰苦的。在会战连,我首次担任了班长。我们班有十几个人,男女都有。基本上都是来自济南、青岛、天津的,后来又来了兰州的知青。

我自己干活还行,但不具备领导才能,最大的弱点是心太软。有一次,我们班上夜班。装车拉沙石料。戈壁滩上沙石料是现成的,地下随便一挖开,便是很干净的沙石,这正是沧海桑田的见证。冬天很冷,晚上尤其冷的。那时我们的防寒服就是厚重的黄军大衣,就那也抵挡不住刺骨的寒风。那天晚上,也许比平时还要冷,所以大家都不愿意干了。抱怨着,说天气太冷了,还对我说,:“班长,咱们别干了,回去吧”。我经不住大伙的七嘴八舌软缠硬磨和消极怠工,便擅自做主:“不干了,撤!”我们拉了几车之后,就回帐篷睡觉了。第二天一早,我还没起来,就被连长骂醒了:“你胆子不小,你有什么权利做这样的决定……”,我在被窝里听着,一句话也不敢说。等连长说够了,走了之后我才起来。对我们宿舍的人说,“以后我可记住了,你们再说什么我也不会听了。”

2010年,农场的战友纪念支边45周年的时候,请来了当时的老连长靳云明。我见到他以后,还说起当年的事,他已经不记得了。当年十分严厉,老是板着脸的连长,随着岁月的流逝,已经温和了许多,其实他对我们知青还是挺好的。不然,也不会请他来了。

 

重返黄羊河农场之十:会战连往事 - youjiquan08 - youjiquan08的博客

           (靳连长)

打机井是个比较辛苦而且也是具有危险性的活,都是由男生来干。那时,还真发生了机井塌方的事,当时有两个人在井底干活。等把人挖出来时,已经晚了,两个人全死了。其中一个是班长刘龙章,他是来自青岛的知青,他的对象是济南的知青小陈,我们原来一个连的。他们两人是在会战连才认识的、谈对象的。战友出事了,我们都很难过。最难过的是小陈,他们相处的时间不是很长,但她哭的很厉害,死去活来,让人心疼。刘龙章是因公牺牲,后来被授予烈士,永远留在了戈壁滩上。烈士的称号,对他的家人来说,也是个安慰吧。

会战连,是个收获爱情的地方。来自各地的知青相聚在一起,日久生情,开始了恋爱季节。那时,盛行的是“小女婿”。不知怎么搞的,女的都比男的大,但相处的挺好的。在那时,开始了推荐上大学,我一心希望能够被推荐。但无论从哪方面来说,我都不具备优势,我们班的平慧敏就被推荐上了甘肃师大政治系,因为她是党员。我和她一个宿舍,我俩关系挺好的。她说一口保定话,经常有个口头语,带着浓厚口音、拐着小弯的骂人话也听着很有意思。她找的也是个小女婿,哪个地方的人我忘了。多年后,我也考上了甘肃师大历史系,与她们政治系是在文史楼一个楼上。那时,她已经留校了,有了个女儿。

在会战连待了一年多,我就回到了三连。2012年,当我再回农场时,看到当年我们会战的地方,已经全部都开发出来,成了葡萄园。在三连和二营之间,没有一点闲置的土地了。

  评论这张
 
阅读(327)|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