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oujiquan08的博客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日志

 
 
关于我

我生在旧社会,长在红旗下,与共和国一同经历了风雨坎坷。上13年学,教30年书。17岁支边去了甘肃建设兵团,转战河西走廊,经历13年的蹉跎岁月。30岁时,赶上了改革开放才上了大学。我的切身体会是:个人的命运和国家的命运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而国家的命运又是和个人的命运紧密联系在一起的。

网易考拉推荐

重返黄羊河农场之九:在大田干活的日子  

2013-08-07 13:30:55|  分类: 蹉跎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在大田干活的日子

在8年中,我在大田里干活的时间有两年多,那段时间是最辛苦的。最累的活就是割麦子了。我们到农场的第一年就赶上了夏收,那是最苦最累的时间。麦收的苦和累是在工程团时的大会战也比不了的。

1967年夏天,在张掖有一次会战,是挖排水渠。张掖地方地下水位高,年降水量低而蒸发量高,形成了厚厚的盐碱地。那层盐碱足有2、30厘米厚,为了耕种,需要挖渠排水。那地方的土质松软,属于一类的沙土地,定额好像是4方。我在班上当统计员,每天给大家量土方,计算工作量,我们大都能超额完成定额。我们班的孙班长特别能干,来兵团之前她就黄河大坝上干过活,很多知青都干过。拉地排车,男女生一车,男的驾辕,女的拉套子。所以她特别能干,她每天能挖十几方,最多的一天是挖了16方。在班上,而我是最怂的了,也能挖9方。每天我们收工回到宿舍,基本上就瘫了。那时我们没有自己的宿舍,是分散住在当地老乡家。能干,就也能吃,也是肚子里没什么油水,我最多的一顿吃了三个半斤的大馒头和三份辣椒炒卷心菜。我们连最能吃的能达到2、3斤的,最令我佩服的是吃2斤小米饭,那一粒粒的小米,很干很散的,还有点拉嗓子。那时,我们45斤粮食不够吃,所以经常给家里写信只有一件事,要钱要粮票。

农场干活,不存在吃的问题,因为连队干活的补助就是大馒头,特别实惠。割麦子与挖水渠的不同,是浑身有劲使不上。干活站一天,论站功是没问题的,但蹲就不行了,弯腰也不行,都坚持不了很多长时间。一眼望不到头的大田,实在令人苦不堪言。每天和大家一起开始割麦子,但渐渐地我就被拉在了后头。我们工程团来的一个战友叫玉香,她的速度和大家一样,但她的绰号是“半行”,大田播种时总有半行的时候,她总是把边割半行。我虽然在后面,但也竭尽全力了,时而蹲着、时而跪着、时而坐在地上,肩头像猫咬一样的疼,后来知道是颈椎的问题。每天,都是战友们在前面再接我帮助割一段,让我能够不要拉的太多。我们指导员的夫人小冯,一个很善良、很能干的人,她就是经常帮我的人。40多年过去了,现在想来依然十分感激她。我关于麦收的其他情景,见我写的《又是麦收时节》,这里就不重复了。

在大田里干活,我们最喜欢被称为“甜核(读hu)子”的地段,那时因为地势的一样,虽然一样的播种,但浇不上水,所以庄稼要么很矮、要么就是光秃秃的的,没有收获。我们喜欢这样的地段,因为遇到这样的地方就可以很轻松地大踏步地前进了。当然,这种“甜核子”是不常有的,如果多了,我们收成就没了。

连队大田里种了成片的油菜,油菜开花金灿灿的一片,是很美的。但因为没有相机,所以也没有留下照片,真的很遗憾。说起割油菜,倒是比较轻松的活。因为油菜长的很高,有一人高,我们不需要蹲着或者很弯腰,一棵棵的,抓住上面的杆子砍就行了,所以不是很累。收苞谷的活也不错,一部分人在前面把苞谷棒子掰下来凑成堆,后面的人把杆子砍倒。然后装上马车,把苞谷和杆子分别拉回来。

放水是个技术活,会放水的人,能够把那些地势比较高的地方也能浇上水。放水的关键的看地势,在哪里挖开,在哪里堵上,都是很有学问的。连队里会放水的人,夜班既能把地浇好,还能有时间睡觉,令人好生羡慕。我是比较笨的人,虽然放过几次水,但始终没学会,凡这种活,我都是被照顾的对象。

大田除草是个可松可紧的活,要锄的仔细,就要紧着干。要想糊弄也很容易,因为拉在后面很容易赶上,紧走两步就是了。而割麦子,你拉在后面,那些没有割倒的麦子依然站在那里,毫无办法。

在大田里干活,我们最羡慕的人就是机务上的人,他们高高在上或开拖拉机、康拜因,干的技术活,那时的女拖拉机手,是最神气的、最骄傲的。我们只有下死力气,所以总想象着,如果我是拖拉机手该多好啊,开着拖拉机奔驰在林带大田之间,一幅非常美的画卷。

大田的活是连队里主要的活,大伙在一起,或干活或说笑聊天,日子过的挺快的。田间休息的时候,那些有家的人都带了针线活,纳鞋底、做鞋垫的,边干活边聊老婆、孩子之类的话,干的很带劲,也聊的很带劲。起先她们聊的话题我插不上话,自己也没有什么活,所以我是看着她们干、听她们聊。因为闲着也是闲着,自己找点事干。后来我开始耐心地学,她们很耐心地教,最后我竟然会做鞋和纳鞋垫了。在接近中午饭点的时候,大家都饿了,这时经常是我们精神会餐的时候。一般的姿态是柱着铁锨或锄头,形成“三角架”­­——一个比较稳定舒服的姿势,然后开聊。天南地北各地的名优特产、风味小吃,各家的拿手好烦,聊的很兴奋、很开心。那时似乎也不累,也不饿了。

大田的活就是这样,有忙有闲、有松有紧。什么时候该忙该紧,什么时候让自己轻松点,我们都会有数的。下雨是我们最盼望的,因为下雨就可以休雨工,这点比足球运动员强多了。说到底,农场就是集体化的农村,具有农村的一切特点,这就是与工厂不同的地方。

现在大田都由个人承包了,每户最少的30亩,多的有上百亩。地里的活基本上不是自己干了,而是从农村雇人,即便种地也没有以前那么辛苦了。所以,过去那种集体干活的场面还是有些留恋的。 

  评论这张
 
阅读(282)|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