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oujiquan08的博客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日志

 
 
关于我

我生在旧社会,长在红旗下,与共和国一同经历了风雨坎坷。上13年学,教30年书。17岁支边去了甘肃建设兵团,转战河西走廊,经历13年的蹉跎岁月。30岁时,赶上了改革开放才上了大学。我的切身体会是:个人的命运和国家的命运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而国家的命运又是和个人的命运紧密联系在一起的。

网易考拉推荐

重返黄羊河之八:我在连队当保管出纳  

2013-08-07 12:34:45|  分类: 蹉跎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1970年7月至1978年10月,我在三连待了8年多的时间,那段时间比整个抗日战争的时间还要长一点。那是我22到30岁最好的青春岁月,环境的艰苦和人生最美好的时段交织在一起,充满了希望、期待,也有失落和惆怅,酸甜苦辣,喜怒哀乐都是战友间的情谊伴我度过那些日子。总的来说,还是快乐和美好多一些。我在三连干过很多活:保管出纳、科研小组、食堂上士。上士要在食堂帮炊,也干其他的活,比如作为陪护照顾病号去西安看病等。最后是从连队子弟学校离开的。

            (一)当保管出纳

到农场后的第二年,连队缺一个保管出纳,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就让我去干了。

保管和出纳是管钱和管物两个活。作为会计制度,会计与出纳是要分开的。我们连队的会计叫南国昌,一个挺认真、会计业务也还不错,但让人琢磨不透的人。我和他的关系一般,他也不怎么教我。教我怎么做出纳的人是孙会计。他那时正在帮忙查我的前任李生荣的账,李三十多岁,是兰州人,不知道什么原因不干了。他的账虽然数额不大,但白条多,很麻烦。看着那些大小不等的各类条子,我真觉得他也真不容易,一旦条子弄坏了,钱对不上账,那可是要算在自己头上,要赔的。

出纳是管钱,连队的现金业务主要是工资的发放和平时卖菜票。

 三连共有职工一百多人,全连的每月的工资也就4、5千元。我当出纳时,每月是去团部的银行领钱。开始是会计带我去,后来就让我自己去了。当我自己走在回连队的路上是,特别害怕,因为听说过工资被抢的事,所以生怕遇到抢劫的。领回来的工资,一般是当天发放,有时因为回来晚了,来不及分发工资,就需要等到第二天。连队的会计室是与家属宿舍在一起的,我旁边住的是机务排梁排长家,我一个人住在会计室。平时为了防身,在床头的灯绳下面坠着一个镰刀头。那是一把左手镰。连队里买了一批左手镰,但用左手镰的人不多,所以我拿做防卫守用。平时因为连的没什么钱,所以不太害怕,但放在全连的工资就不一样了。看着那些工资真是提心吊胆地,生怕出问题。“日有所思,夜有所梦”,那天晚上,我还真看见有个人从门上的窗口往屋里爬,吓的我大声喊,任我怎么使劲喊也喊不出声来,最后终于出声了,也醒了。我拉灯一开,门上根本没有窗户。我的声音还惊动了住在旁边的邻居,梁排长和他老婆都听到了喊声。这个梦就像真的一样,多少年以后,想起来还挺害怕的。

  卖菜票是平时的一项主要业务,这是一个十分繁琐的活。连队吃的菜是自己种的,基本是自给自足。把菜卖给职工,是不直接收现金的,而是用连队自己发行的菜票。这个活之所以比较麻烦,因为大家买的数量不大,但买的次数多。人们不是一次把一个月需要的菜票一次性买回,而是随时用随时买。出纳的要求是“日清月结”,对账要分文不差,这对我这个比较粗粗拉拉的人来说是很不容易的。在我办公桌的抽屉里,也出现了现金借条,有因公的,也有因私的。连队人出差,领出差费,是先打借条,回来之后再结算,多退少补。因私借款需连长批,但常有连长本人的借条。我们连长刘才年是老职工,家里孩子多比较困难。只要他写借条,我就给钱,因为他就是连长不需要自己的批示。

 保管,管物。连队的家当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主要是在场院边上,连队的那一排大仓库归我管。仓库里面存放的种子和场上干活用的工具,如扬场用的木锨、笤帚等,还有就是许多的麻袋。那些旧麻袋,常有许多的破洞,所以,平时我还要补麻袋。仓库里还住着许多的“老住户”小麻雀,它们在仓库里吃喝不愁,世世代代在仓库里繁衍生息,轰是轰不走的,只能由它们住着。那时,已经不把它们当四害了。

  夏收时节,是我最忙的时候。因为场上晒着粮食,要随时注意天气的变化,及时把粮食收到仓库里。记得有一次晚上下雨,我睡着了不知道。大家都在场上抢收粮食,需要麻袋,和绳子,这时人们发现仓库的门锁着,找不着保管了。当连长派人把我喊起来,我赶紧一路小跑来场上,结果连长派人把我叫起来,臭骂了一顿。其实挨骂是小事,麦子淋雨受损才是大事。所幸的是雨下的不大,没有造成什么损失。在场上的活中,扎麻袋口我是很在行的。装麻袋的要求是要满,只有装满了粮食的麻袋才结实好扛,而这样的麻袋扎起来比较费劲,有时需要使劲晃两下麻袋才能扎上。我跟那些老职工学的是把麻袋口像折扇子那样,折的比较整齐,这样才能扎的牢。劳动中,处处都有技术要求,都有小窍门。农活不论大小,只有认真对待,掌握窍门才能做好。

 那年,我们连队引种了一些东北大豆,存放在仓库里,我第一次见到还有那么圆的大豆。东北大豆个个都是圆圆的,十分可爱,因为,在我所见过的大豆都是长椭圆形或类似猪腰子形状。

 一年多的出纳保管工作,使我对自己有了清醒的认识。我是一个大大咧咧、粗粗拉拉的人,不适合做很仔细条理的工作,我将来也不想做一辈子出纳保管,所以请求辞职,获得批准,这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评论这张
 
阅读(223)|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