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oujiquan08的博客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日志

 
 
关于我

我生在旧社会,长在红旗下,与共和国一同经历了风雨坎坷。上13年学,教30年书。17岁支边去了甘肃建设兵团,转战河西走廊,经历13年的蹉跎岁月。30岁时,赶上了改革开放才上了大学。我的切身体会是:个人的命运和国家的命运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而国家的命运又是和个人的命运紧密联系在一起的。

网易考拉推荐

兵团知青应该永远记得并感谢的人  

2011-10-08 08:13:20|  分类: 蹉跎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79年1月10日,中央调查组组长赵凡是第一个为知青而流泪的人,通过他的努力和协调云南知青的问题才得到圆满解决。以此为契机,全国各地兵团的知青才搭上了顺风船,胜利大逃亡。谢谢这位领导,没有他作为知青父亲的切身感受,问题很难说会有什么样就结果。还要谢谢为解决知青问题率先表态的四川省委,他们的大度使得其他地方无话可说。如果没有地方接收赵凡的努力也会付诸东流。同样也应该感谢后来被称为“宋江”的知青领袖丁惠民,如果没有先前的北京上访,没有把事情闹大,也不会有后面的事情。作为在知青返城问题上,他们是顺应历史的潮流做出了正确的、具有拨乱反正意义的选择。这个选择曾经是非常艰难、是顶着巨大的压力做出的。所以,他们不仅应该载入知青史册,也应该载入共和国的史册,让我们的子子孙孙永志不忘。

转载:

 

1月6日开始孟定农场已经开始了惊天动地的回城运动,221人的绝食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在景洪的中央调查组组长赵凡立即星夜赶往孟定,1979年1月10日16点,这位知青家长来到了孟定农场,当场被眼前悲壮的场面所震撼,改变了他原先来“稳定知青情绪,鼓励他们建设好边疆”的使命,赵凡亦怅然泪下。

   赵凡后来回忆:我去了(孟定农场)以后啊,他摆开了场面,一个大操场上,都集合到那里。见了面时不说话,他第一个安排的就痛哭。大声痛哭,一起痛哭,一个广场里边没有话说,就呜呜呜,就是那么哭。我呢这个4个孩子,3个女儿,一个儿子, 4个孩子都是知青,在山西农村里插队。这样一看知青,我也掉泪。他一看我,一听,可找到一个看看我们的,知青有希望了,有点盼望了。这中央派来的,是这种人。那我们的困难还能解决。

    在2000多名哭泣的知青面前,赵凡说:“我能体会你们的处境和要求。我将负责任把你们的要求向中央、向国务院来反映。”他劝知青们为了自己的身体停止绝食。随后,他开诚布公地说:“你们这么多人要求返城,这是件大事。我们要向国务院汇报,还要同你们所在的城市商量,你们要给我们一点时间啊!”会见结束时赵凡像父亲疼爱孩子般的表示了对知青们同情:个人基本同意知青们的返城要求,但要求知青们给政府协调的时间。

    南定河畔顿时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和欢呼,这一种脸浃还流淌着泪水,早已哭的红肿的双眼,却瞬间变幻成发自心田的笑逐颜开,非亲历者是根本无法想象的。历史对于错误的纠正常常会以过激的形式表现出来,有时候犹如暴风骤雨一般,好在这一切都已经成了历史。

    1月11日,赵凡听取了中央和省、市调查工作组成员的汇报;当晚和12日凌晨,和孟定农场干部会谈,于12日返回西双版纳;紧接着就在景洪主持了13日和14日两天的会议。

    会议一开始,赵凡就说:“这次遇到了请愿,罢工,静坐绝食,包围干部,向工作组下跪等办法。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事情是长期积累下来的。作为调查组,是我参加革命以来,遇到最棘手的问题。抗战时打鬼子就是了,现在软的、硬的都不行。党中央文件,从来都是欢迎的,惟有这一次不行……今天看是有具体问题,知青探亲,困难很多,社会遭遇难应付,又没有钱。他们谈到这些我都流了泪,论年岁,我62了,都哭了。事出有因,今天的事,不是几个坏分子可以煸动起来的。(见《忆征程》215页)

    可以肯定地说,这是自云南边疆国营农场的前兵团战士们,开始绝食罢工以来,第一个政府官员为知青们流下的同情的热泪。赵凡说:“而全国农场有知青160万,过去我是稳定的看法,这一次改变了。”云南农场的知青大多数来自四川和上海,这两地的党委政府是否同意知青回城,成了解决这个问题的一个关键。

    赵凡:“可是上海一听说知青在中央这儿逼着要返城,就害怕得不得了,说我上海是个大城市,我的人口最多,我的知青也最多,现在城里还乱得一塌糊涂,刚刚喘过气来,无论如何你可不能把我们(知青)放回来,放回来我可没有饭吃,可弄不了。”

    赵凡:“我们就把情况,告诉四川省委。他就知道这个问题你不能交给中央,你不能一下子就回来,你不能叫他不准回来,还要出问题。他就说了话,四川的知青,我们四川负责,等我们做好准备工作,给我们送回来,我们接收,安排工作。满打满承,全包了,这样以后啊,上海就受到启发了,说人家四川做得漂亮啊,这上海的转变、北京的转变都是在这个情况底下。什么事都得有个带头。”

    赵凡谦虚的,反复强调是中央和云南、四川、上海等地的领导审时度势,为云南知青问题的解决做出了正确的决策。1979年1月21日,云南省委书记安平生向赵凡表示,云南省委同意四川省委提出的方案,他说,“知青愿意留在农场的,欢迎。”“不愿意留的统统走。”

    当天(1月21日)开始云南知青大返城拉开了帷幕。   

 

                                            211-10-8

  评论这张
 
阅读(274)|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