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oujiquan08的博客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日志

 
 
关于我

我生在旧社会,长在红旗下,与共和国一同经历了风雨坎坷。上13年学,教30年书。17岁支边去了甘肃建设兵团,转战河西走廊,经历13年的蹉跎岁月。30岁时,赶上了改革开放才上了大学。我的切身体会是:个人的命运和国家的命运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而国家的命运又是和个人的命运紧密联系在一起的。

网易考拉推荐

西去列车的窗口  

2011-05-30 08:28:59|  分类: 蹉跎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九曲黄河的上游,在西去列车的窗口,……”,贺敬之这首为支边青年写的诗,多年曾经在知青中很流行,因为他写出了当年许多支边青年的心声。我们虽然不是去的新疆建设兵团,但是去甘肃也是一样的支边。1965年5月27日,当济南第一支边的专列开出之后,5月30日,紧随其后又有两节包车出发了。这两节车厢里的人,与第一批走的人所不同的是,因为体检不合格或其他状况,坚决要求的去的人。我便是其中之一体检不合格的人,而跟着招兵工作组的人软缠硬磨才获批准的。我所谓的不合格,主要是因为心脏有杂音和一只眼睛近视。从这个侧面可以看出当年体检之严格,也说明要求去的人太多了,有了可以充分精挑细选的余地。我是受反映军垦的小说《军队的女儿》及表现新疆少数民族善歌善舞的民族风情的吸引,而坚决要求支边的。我们那一代人思想简单,也很单纯,响应党和毛主席的号召:到农村去、到边疆去,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诗中的那些诗句是我们许多人思想的真实表达:

“呵,我们对母亲说:

‘我们--永远、永远跟党走!……’

 第一声汽笛响了,告别欢送的人流。

收回挥动的手臂呵,”

虽然时间已经过去46年了,但1965年5月30日上午走时的情景仍然历历在目,仿佛就是前几天的事。那天,我的父母去车站送我,他们是很不舍得,也很不放心,因为长这么大,我是第一次离开家,去那么远的地方。当列车开动时,车站哭声一片,我父亲眼里含着眼泪,目送我的离开。而当时的我却一滴眼泪也没有,反而是兴高采烈,我终于走了。那时的我,就是这样一个不谙世事、没心没肺的人。我不知道前面的路是什么,但对前途是满怀希望。我不是不孝顺的人,在离家后的日子里,我也不断反省自己的所作所为。再后来有条件的时候,我尽量多为父亲做些事。父亲去世前的那几年,几乎他里外所有的衣服都是我为他添置的,有的还是我自己做的,如毛衣、棉衣,甚至皮衣。父亲有一件毛背心,是我在农场自己捻的毛线织成的。当时,因为捻的线不多,只够织毛背心的。这些事情,不善言表的父亲都是记在心里的。我做的最令他满意和骄傲的事,就是我考上了大学并转学回来,我的大学毕业证书和学位证书是父亲亲手填写的。父亲的小楷写得非常工整,这字就像他人一样,老老实实,中规中距。

西去列车的窗口 - youjiquan08 - youjiquan08的博客

 

西去列车的窗口 - youjiquan08 - youjiquan08的博客

             (父亲为我填写的学位证书和抄写的成绩单)

 每年的5月30日,我都会自己纪念一下。今天,写的这些文字既是对自己支边46年的纪念,也是对已经去世26年父亲的怀念吧。

                    2011-5-30

  评论这张
 
阅读(275)|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