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oujiquan08的博客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日志

 
 
关于我

我生在旧社会,长在红旗下,与共和国一同经历了风雨坎坷。上13年学,教30年书。17岁支边去了甘肃建设兵团,转战河西走廊,经历13年的蹉跎岁月。30岁时,赶上了改革开放才上了大学。我的切身体会是:个人的命运和国家的命运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而国家的命运又是和个人的命运紧密联系在一起的。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我的父亲(六)  

2009-04-13 07:00:17|  分类: 人生感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六、知恩图报的人

齐鲁大学教务长傅为芳和山师的教务长王荣刚是父亲的两位直接领导。虽然他们两个人的年龄相差比较大,但他们都属于旧式的知识分子,正直、待人诚恳、很有些侠义心肠,是对父亲有恩的人。

父亲刚来济南时,举目无亲,工作生活各方面都有不少的困难。这时,齐鲁大学的教务长傅为芳对他很关照,在工作和生活方面给予他很大的帮助。按说,他们在一起工作的时间并不长,从四川来到院系调整也就是5、6年的时间,但结下了一生的友谊。父亲在济南没有什么朋友,傅伯伯是他在齐鲁大学唯一的朋友了。他一直记着这位老大哥对他的好,在调到山师后两家经常走动着。文化大革命时,傅伯伯被打成反革命遣返原籍,生活极其困难,我父亲曾经给他寄过钱。钱虽然不多,但表达了父亲对朋友的一片心意。父亲是很节俭的人,他自己的生活很简单,需要的很少,但老朋友困难的时候他毫不犹豫出手相助。他做这事没给任何人说,这事过了多年以后我才知道的。他能这么做,我感到很意外。因为他是一个胆子很小的人,平日里唯唯诺诺、谨小慎微,在我们家也不富裕的情况下、在文革严酷的环境中还能帮一个“反革命”。通过这件事我对父亲有了新的认识:他是一个讲义气、知恩图报的人。父亲和傅伯伯之间的往来一直到80年代初。记得有一次,父亲带我两岁的小侄女去动物园玩。由于他的钱包被偷了,他连买公共汽车票的一毛钱都没有。他抱着睡着的小孙女,走了8、9里路,从动物园一直走到了经二路的傅伯伯家,吃了饭,又拿上车费才坐车回了家。我因为搬出齐鲁大学时,年龄比较小,只有四岁,所以对傅伯伯没有多少印象了,倒是和他的女儿比较熟。因为逢年过节的时候,傅姐姐会带着礼物来我们家看望我父母亲。傅伯伯去世后,没两年我父亲也去世了,他们在另外的世界里相聚,他们两人之间延续了近半个世纪的友情让我感动。

王荣刚是山师中文系毕业留校的学生,他是属于年龄比较大的调干生。他当教务长时,父亲从物理系回到教务处。这时父亲早已经退休了,是拿补差。王叔叔对我们家最大的帮助是帮我转学和料理父亲的后事。转学这件事本来是不该讲的,因为时间已经过去30年了,我父亲和他都已经去世多年了,出于对王叔叔的怀念和感激,我觉得即便说出来也不会惹什么麻烦的。

1978年,我顶替无望后,就积极准备高考。在报考志愿时,所报考的志愿都是师专:张掖师专、庆阳师专……。因为我当时教小学,我觉得能上师专就不错了。是父亲让我报考的师大,当时他也没有说是为什么。从小学毕业、中学毕业时,报考什么学校我都是自作主张的,我父亲对我的做法从来没有说什么,一切按我自己的意愿办,这种情况在同龄人中是比较少见的。我初中毕业时,因为自己好高骛远,志愿填报失误而落榜。事后,我父亲也没有埋怨我,只是说,如果能填报个普通高中就好了。这次,我听父亲的话报考了甘肃师大,这是在重大问题上唯一听我父亲的话而做出的决定。结果我考上了,考上了甘肃师范大学,而且是我喜欢的专业——历史系。后来知道,考上师大才有转学的可能。因为甘肃师范大学是部属院校,而那时山东师范学院是省属院校,级别比师大低一些就比较好办。甘肃师大那边转学的事是我自己跑的,反正我谁也不认识,硬着头皮找就是了。山师这边主要是王叔叔给办的。开始事情并不顺利,后来王叔叔以我是支边青年的理由才办成的。因为知青通过考学、再转学的这种情况是少之又少的,几乎是特例。在我1979年6月办好转学手续后,8月中央就下了通知:任何人不准以任何理由转学。上大学、转学我都赶上了末班车,我太幸运了。“甘蔗没有两头甜”,我父亲为了让我顶替而退休,因为退休没有长工资,他从来没有说什么后悔的话,为了子女默默地承受着一切。我却因为没有顶替上,而考上大学,因考上大学而转学回来,真是应了“塞翁失马,安知非福”这句话了。我转回来两年之后,山师也升格为师范大学了。我父亲继续上班,拿他20多块钱的补差。这时有地方提出8块钱一天聘请他,但他不去。父亲对我说,王荣刚是个好人,他为我做了这么多的事,我就是为他干的,别的地方哪也不去。他做到了,的确一直干到他去世,一直拿着那20多块钱的补差。

1985年4月13日,我父亲因为车祸突然去世,时年71岁。这时,王叔叔已经提升为副院长了,在他的操办下,父亲的后事办的很顺利。在父亲不能叫追悼会的追悼会上,王叔叔致悼词。他在念悼词时,几次泣不成声,不得不停下来,在场的人也无不为之动容,这种场面在追悼会上是很少见的。我永远感激他为我和我们家所做的一切,他是我父亲的挚友,是我生命中的贵人。

傅伯伯和王叔叔,他们是我父亲的领导,也是挚友。在工作中能有这样真心为部下着想的领导和真心效力的员工,对于双方来说都是幸事。

2009-4-13

    后记:今天是4月13日,父亲的忌日。父亲是一本让子女永远读不完的书,我写《我的父亲》,不仅是为了告慰父亲的在天之灵,重要的是对自己的反思、反省,以求得内心的安宁。关于父亲的话题也是写不完的,现在先暂告一段落,以后再慢慢续写吧。

  评论这张
 
阅读(219)|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